研究

美術理論

構建中國當代美術話語體系 ——首屆全國美術高峰論壇綜述

來源:admin 發布時間:2018-11-08 09:20:13

  爲加強當代美術理論建設及美術批評對藝術創作的指導與引領作用,挖掘培養美術理論、美術評論人才,2018年9月11日至12日,百余位來自全國美術理論界的專家學者相聚山東濟南,參加由中國美術家協會、中共山東省委宣傳部、山東省文聯共同主辦的“首屆全國美術高峰論壇”。開幕式上,山東省人民政府副省長于傑,中國美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兼秘書長徐裏,中國藝術研究院美術研究所所長牛克誠分別致詞。開幕式由中國美協理論研究處處長馮令剛主持。

首屆全國美術高峰論壇開幕式現場

  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美協副主席、中央文史館常務副館長馮遠,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美協副主席、中國美術學院院長許江,中國美協副主席、中央美術學院院長範迪安等文藝界領導嘉賓出席開幕式並分別發表主旨演講,劉曦林、張曉淩、鄭軍裏、林木、陳履生、王力克、牛克誠、李豫閩、趙農、黃宗賢、黃河清、劉赦、康書增、孔新苗等國內知名美術理論家、美術家圍繞論壇主題發表演講並組織展開研討。張曉淩、黃宗賢、陳履生、張望主持4場分論壇。

  本屆論壇分爲美術思潮與學術方位、美術創作、美術理論、山東美術四大板塊,會聚了來自中國美協美術理論委員會、藝術院校和藝術機構的知名美術理論家、美術家60余人,以及來自社會各界的征稿優秀論文入選作者60余人。論壇議題征求了中國美協美術理論委員會邵大箴、薛永年、劉曦林、張曉淩等十幾位國內權威專家學者的意見,最終確定了4個板塊下的14個分議題。楊曉陽、薛永年、李一、尚輝、徐虹、丁方、孔維克、王珂等專家因故未能出席,但向論壇提交了論文。爲期兩天的論壇會議圓滿完成了各項既定的議程,四大板塊成果累累。

中國美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兼秘書長徐裏

  中國美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兼秘書長徐裏在開幕式講話中指出:美術理論評論既是美術繁榮發展的重要內容,也是美術健康發展的重要保證。美術理論評論與美術創作猶如鳥之雙翼,相輔相成、協調共振,美術事業才有可能健康有力地向更高遠的未來飛翔。全國美術高峰論壇是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爲指導,著力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于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和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精神,以實際舉措響應習近平總書記給中央美術學院老教授回信就做好美育工作、弘揚中華美育精神提出的殷切期望。

  據悉,“全國美術高峰論壇”將每年舉辦一屆,將有效引導美術理論界進行基于中國當代自身發展現狀的理論問題研究,更好地提升美術評論的質量,真正發揮美術評論褒優貶劣、激濁揚清的主要功能。

  不少與會專家表示,美術理論、評論界的專業學者應該充分發揮學術引領、專家智庫作用,同中國美術家協會一起,團結帶領廣大美術家和美術工作者深入生活、紮根人民,把提高質量作爲文藝作品的生命線,用心用情用功抒寫偉大時代,爲築就中華民族偉大複興時代的美術高峰作出積極貢獻。

美術思潮與學術方位:建立中國當代美術話語體系

是中國當代美術發展的關鍵和基石

  在美術思潮與學術方位單元,專家學者們圍繞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導中國美術發展要把握的根本問題、“一帶一路”倡議與中國當代美術創作問題以及如何在全球化格局中構建中國當代美術的主體地位等議題展開演講和討論。

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美協副主席、中國美術學院院長許江

  許江提出“全球化格局中中國當代藝術主體性建構”的重要課題,並從三個方面闡述深化主體性建構的思路:一、深化跨文化境域中的中國文化主體意識,著力建構視覺文化東方學;二、在新技術文化大潮中堅守人文精神,構建傳統文化與新技術文化互動共生的新格局;三、在市場與商品經濟時代不斷深化人文關懷與藝術語言的品質。他呼籲,中國當代藝術家應努力成爲具有敏銳感受力和深刻洞察力的思想者和擔當者。建立既保持文化個性又避免出現狹窄與武斷的總體語境,建立既腳踏實地又廣泛溝通的表述與創造的文化機制,是當代文化主體性思考的核心,也是任何一個有責任的藝術家必須擔負起的使命。

中國美協副主席、中央美術學院院長範迪安

  範迪安發表題爲《把握正確價值判斷,建構中國話語主體》的主旨演講,他直言不諱地指出,在新的時代境域、文化境域下,中國美術面臨著嚴峻的挑戰。比如,中國美術的現實發展與習近平總書記對中國文藝發展的要求相比還有差距;在信息時代、圖像時代迅速到來的文化情景中,美術形式語言和形象語言探索顯得乏力;在越來越頻繁的全球文化碰撞與激蕩的條件下,中國當代美術話語意識還不夠充分。因此,他指出:“今天找准話語的文化坐標,由此來彰顯中國文化的主體意識已經十分迫切。從美術理論建設角度上,首先要解決好價值判斷的問題,然後努力建構中國話語主體。”

  美術思潮與學術方位單元主持人、中國美協美術理論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美術報》總編輯張曉淩在評述時表示,19世紀末以來,中國始終處在東方學的研究體系之下,但這裏的東方學是西方關于東方的區域性研究。他認爲“我們的批評話語太可憐、太單薄,一直從西方工具箱裏借工具,而鮮有産自本土的”。如何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藝思想的指導下,建立中國當代美術的話語體系?這是整個中國當代美術發展的關鍵和基石,是中國美術開啓新征程必須要思考和解決的首要問題。

  中國美協美術教育委員會委員、福建師範大學美術學院院長李豫閩發表題爲《藝術何爲——“一帶一路”情境下的中國美術》的演講,他從曆史流變、文化構成、國家政策的解讀以及國際已有的成熟經驗四個方面,來說明中國美術如何“走出去”。他認爲在“一帶一路”倡議的時代背景下,我們應該在藝術上,汲取民間養分,重新創作與演繹,回饋至原生環境;在實踐上,走出專業壁壘,走向社會參與、學術跟進,以傳承和創新作爲最終目的。

  在中國美術的理論與實踐中,人們不可避免地把西方現代美術文化的種種資源利用爲變革探索的參照和武器,由此産生了文化的“二元對立”。中國美協美術教育委員會副主任、山東省美協顧問孔新苗就此闡述了自己的觀點:“一部分非常渴望變革的激進的藝術家又往往以簡單的‘傳統—現代’二元對立地劃分,將西方的現代看作是中國美術的未來。中國藝術要依靠自己的文化傳統和本土現代化建設的自主選擇,走自己的現代之路,開啓一個新的跨文化交流的價值觀。”

  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孟繁玮發表題爲《重塑自我——淺談認知框架與美術史研究》的演講,她對人類的認知框架的搭建、調整、修訂、打破以及學術前沿的數據與未來美術史研究等問題展開闡述。她認爲:“史學研究不僅僅指向史料,曆史在塑造觀看者,觀看者也在塑造曆史。”

  北京師範大學文學院副教授王穎吉發表題爲《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視域下美術交流實踐中面臨的問題及其調適》的演講,針對協調主題性美術創作與自由創作關系問題展開論述。他認爲要解決這個矛盾,需要更加具體地解決好藝術創作中曆史呈現與現實诠釋之間的視域融合關系、政治標准與藝術標准相互統一的關系、傳統承繼與當代創新的協調促進關系,以及個人風格趨向與多樣化表達等方面的關系。藝術家需要在個人風格的穩定性和靈活性、創新性之間保持動態平衡。

美術創作:主題性美術創作的當代價值和重大意義

  在美術創作單元,專家學者們圍繞主題性美術創作的重大意義、曆史經驗和新的問題,鑄就美術高峰所面臨的現實問題,以及如何加強對新文藝群體與青年藝術家群體美術創作的關注研究、團結引導等議題展開演講和討論。

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美協副主席、中央文史館常務副館長馮遠

  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美協副主席、中央文史館常務副館長馮遠在其主旨演講《談主題性美術創作》中指出:“藝術家在創作過程中,應該盡可能地賦予作品更豐富的時代內涵、更充沛的時代精神,努力唱響主旋律,這才能符合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的精品要求。”他結合自己多年的創作經驗,闡述了對主題性創作的理解。他認爲那種把“主題性”理解爲某種觀念的說教、迎合某種意識形態,甚至認爲與當年“高大全”、“紅光亮”、“假大空”的創作屬同類的觀點誤導了不少人。今天,藝術家創作環境大大改善,藝術家想表現什麽、怎麽表現都沒有人橫加幹預,但一件藝術作品中盡可能蘊含豐富的內容,通過有意味的形式去承載思想情感內涵,這是好作品的必備要素。

  同時,關于當下主題性創作存在的問題,他還指出:“當下在大量的主題性創作中,普遍存在缺乏想象力的問題。文藝的原創力、想象力和創新性既是作家、藝術家創造力的標志,也體現了一個民族的藝術創造精神和整體活力。從文藝發展史角度看不難發現,在文藝原創力高揚的曆史階段,總是那些藝術精品不斷泉湧的時期。文藝創作的原動力誠然是審美主體精神創造力的外化,但審美創造從來都不是憑空孤立産生的,而是審美主客體交流契合的産物,是創作者植根生活、體察社會、進而加以藝術提煉、提升和想象的結果。‘外師造化 ’是基礎,‘中得心源’是想象力的激發點,原創力的‘原’雖然是以‘心源’爲基礎,但不止于‘心源’。‘心源’最終需依靠‘造化’之功,這個‘造化’說的就是我們的想象力、創造力。”

  山東省美協主席、山東省美術館館長張望提出了“新現實主義水墨”的理念,並且著重介紹了近年來取得的實踐成果。他分析了“新現實主義水墨”理念的成因,水墨藝術現狀以及“新現實主義水墨”理念的出發點。他認爲“新現實主義水墨”有“四新”:新的人文關懷、新的社會形態、新的視覺觀察、新的語言表達。

  中國美協美術理論委員會委員、浙江大學教授黃河清義正詞嚴地批評了“當代藝術”,他稱之爲“低俗、幼兒性的美國式雜耍”,同時,他極力主張高揚“中和雅正”的中國藝術精神。他認爲西方現代的一些藝術形式我們可以借鑒、吸收,但我們不能簡單照搬西方“當代藝術”的怪力亂神、低俗幼兒化。有些“當代藝術”違背了中國文化精神,不屬于美術的範疇。我們的文化自信首先要對自己的文化和藝術精神有獨立的意識,要努力倡導“中和雅正”的中國藝術精神。

  《中國美術報》執行總編王平以民辦畫院“逸真”畫院的成立和發展爲例,呼籲加強對新文藝群體組織的團結引導,圍繞新文藝群體存在的資金短缺、場地欠缺等實際問題,爲他們提供關心、服務和幫助。希望政府能出台更多更實際的扶植政策和相關法律規範,促進民辦畫院的規範化建構和運作。

  中央美術學院副教授于洋針對“一帶一路”的熱點議題提出了“一帶一路”主題美術創作生態及其策展實踐研究的話題。他認爲,千年以來絲綢之路的形成,是不同文明交流互鑒、碰撞融合的過程。因此,既要在其中展現民族、地域文化特色,又要凸顯中國文化表達的話語權,同時盡可能有效地影響其他國家與地域的審美受衆,成爲當下“一帶一路”主題美術創作的首要課題。

  西安中國畫院藝術理論研究部主任王欣發表題爲《“長安畫派”精神引領下的西安主題性美術創作》的演講,她認爲,20世紀是主題性美術創作繁榮的時代,畫家們在主題性創作中,自覺探索傳統筆墨語言和新時代表現內容相結合的方式,“長安畫派”在此方面提供了很好的範例。“長安畫派”代表畫家將山水、人物融爲一體,將原本不適合主題性創作的傳統山水經過全新結合後以“新山水人物圖式”運用到主題創作中,反映現實生活,實現服務于社會的藝術功用。

美術理論:努力構建中國美術理論體系,弘揚中國美術寫意精神

  在美術理論單元,專家學者們圍繞當代美術理論批評與美術創作關系、如何構建中國美術的現代寫意理論體系等議題展開演講和討論。

  中國美協美術理論委員會委員、新疆師範大學美術學院教授康書增針對現代寫意人物畫的發展現狀發表了學術批評。他認爲,回顧近百年來中國寫意畫的發展態勢,進步的是造型的寫實能力,退步的是筆墨的寫意質量。在引入西畫改良國畫這條道路上,我們收獲到的第一個成果就是現代寫意人物的興起,在20世紀30年代至70年代,一直獨領中國畫壇的風騷。但進入新的曆史時期後,這種素描、速寫加筆墨的現代寫意人物畫又由盛轉衰,呈現出造型上越來趨向于照片化的寫實和漫畫式的簡單,筆墨上愈加流于筆力上的孱弱與粗率和墨韻上的板滯與僵化等弊端。

  中國美術體系的構建是個宏大而複雜的課題。中國美協美術理論委員會委員、四川大學教授林木提出“關于構建中國美術體系”的設想,他認爲,在大國重新崛起的今天,在民族自信重新建立的今天,這個課題的提出有其必然性。“但如前所述,由于多年來民族虛無主義盛行,我們對民族美術的研究十分欠缺,對諸如民族美術的本質與體系等需要深入研究的課題更缺乏相應的基礎。在此現狀下,侈談美術體系建構是不合適的。但現在就開始走,盡量吸收前人已有的成果,開拓思路,奮力前行,願望總是能實現的”。

  中國美協美術理論委員會委員、西安美術學院美術史論系主任趙農發表題爲《現實主義與批判現實主義——當代美術創作與批判》的演講,他說:“就以批評家來講,我們的小圈子比比皆是,我們習慣吹捧,我們的表達缺少學術的嚴謹性。在這個過程中,大量的評論出現語言的粗暴、邏輯的混亂,無限拔高虛誇,于是大話、廢話、官話泛濫,使評論家、批評家處在尴尬之中。”   

  山東省美協美術理論委員會副主任、《愛尚美術》雜志主編張榮東發表題爲《重構與重生之路——“一帶一路”所蘊含的美術資源與時代創造可能》的演講,他認爲,在全球化時代,“一帶一路”對當代美術回歸傳統有著重要意義。其沿線的地理環境保持了自身的原生狀態,這片區域爲藝術家提供了重新回歸的家園,也是不同民族走向包容、走向重生的有效途徑。另外,在創作實踐中,也應注重文化的深化與文化的回歸。

  來自江蘇的新文藝群體美術理論家孔繁明發表了題爲《明確理論體系主體定位,弘揚中國美術寫意精神》的演講,提出了構建寫意精神的幾項原則:以美術創作爲依托,回歸作品本身,以創作實踐爲研究主體重視審美主體的主觀感受,力戒空談;既要有個案研究,又要有整體分析;美術作品的寫意性或寫意精神,必須結合具體的圖像元素進行分析與闡釋;對具體作品的評價要實事求是、客觀到位,而不能把寫意精神變成一種可以隨意運用的玄虛褒獎之詞。

山東美術:儒家文化與山東美術創作的表達

  在山東美術創作研究單元,專家學者們圍繞改革開放40年山東美術、新時期山東當代青年美術家藝術生態考察與研究、儒家文化與山東美術創作的表達等議題展開演講和討論。

  中國美協美術理論委員會副主任劉曦林發表題爲《從儒學到畫學——兼論山東美術創作之表達》的演講,他跨域地聯系了儒學與畫學,深入淺出地暢談了儒家文化與山東美術的表達。他從儒家美學的基本特征開始分析,帶我們回溯了始終心系國家民族命運的山東美術創作曆史,爲我們從儒學裏汲取了珍貴的畫學營養。他還表達了自己的隱憂:“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不能沒有洪鍾大呂,就如同沒有長城,沒有黃河,就沒有中華民族之脊梁。當然,世界有世界的洪鍾大呂,世界已經進入了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新時代,而我們美術家的思想可能還未進入這個新時代的深層。”

  山東省美協副主席、山東藝術學院院長王力克發表題爲《面向新時代的美術教育》的演講,簡要回溯了中國現代美術教育的曆史,他認爲,美術教育是開展美術理論、美術創作、美術批評的基礎,回望中國美術教育100年,我們一直把西方當成一種標准在學習,現有的評價標准都已經是西方化了。在這樣的境遇下,中國美術教育該如何發展還需要大家共同探討。

  山東省美協副主席、山東藝術學院美術學院院長張淳以山東藝術學院油畫專業的發展爲例,窺豹一斑,從一個側面反映了改革開放以來山東美術的發展。他認爲,“中和”的特質始終貫徹在山藝油畫60年的成長過程中,即使在近年許多抽象作品中,即使在年輕一代強調觀念的實驗作品中,仍能深深感到山東畫家的張弛有度、溫文爾雅和周到兼顧之意蘊。

  山東省內三座名山——泰山、沂蒙山、梁山——具有三個不同的意義指向,卻又共同構建著齊魯文化的符號體系。來自山東藝術學院的沈穎提出以重塑齊魯文化當代符號體系的學術主張,“重塑”意在當下的文化處境中重新學習,重新發掘,在解構中重新成爲自己。

“全國美術高峰論壇”會旗交接儀式

論壇合影

(來源:《美術》2018年第11期;作者:中國美協理論研究處 王瑞)